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经方沙龙 >

门纯德中医临证要录----芍药钩藤木耳汤

时间:2015-01-17 20:07 来源:转载 作者:星河
【组成】生白芍30g 钩藤30g 炙甘草9g 郁李仁6 全蝎6g(研末冲服)   
天麻6g 僵蚕9g 白苣子10g 黑木耳15g  
【用法】水煎服。禁忌辛辣刺激性食物。
【主治】阴亏津伤,筋脉拘急、疼痛、痉挛等神经系统疾患。
【方义体会】方中以芍药、钩藤为主。二药均入肝经,芍药和肝血、养肝阴、柔肝解痉;钧藤疏肝风,调肝气、解痉止痛;白苣子、郁李仁一苦一甘,甘苦相须,利五脏、疗伤损,破淤血、润燥结,以通经脉;木耳、天麻,一柔一刚,刚柔相济,益精气,濡经络,祛风化淤止痛;僵蚕、全蝎,一缓一急、缓急相得,祛风邪、缓拘挛,以定痛;甘草协调诸药,延长药效,同芍药配伍,酸甘化阴,养阴益血,可治挛急。九味药主辅和协,标本同治,共同起着濡润筋脉,通经活络,解痉止痛的作用。
【随证加减】
治疗三叉神经痛,神经性头痛、面神经麻痹,坐骨神经痛,加柴胡10克,没药10克;治疗拔牙后引起的神经痛,加生石膏20克;治疗癫痛小发作,加二丑5克、琥珀6克(研末冲服);治疗多发性神经炎、末稍血管痉挛,加桑枝15克,乳香9克;治疗癔病,加百合30克,麦冬15克,红枣4枚。

【临床应用】
1 ,三叉神经痛
治愈三叉神经痛患者39例,其中11例复发两次,3例复发一次,后经继续服药均痊愈。
例:林xx,女,58岁。于1988年秋左侧颜面部疼痛而就诊。患者主诉之疼痛部位,系三叉神经分布区,尤以第2、3支疼痛剧烈。阵发性疼痛明显,如刀割、火灼样剧痛。疼时少者数秒钟,多者2、3分钟,初患病时,每天发作1、2次,后来疼痛发作日渐频繁。就诊时,每天竞剧烈疼痛二十余次。患者随身携带去痛片,最多一日内服三十余片,效果日减一日,且胃口不适。病程四年之久,诸治不愈,患者十分苦恼。治以上述基本方剂加柴胡10克、没药10克、荆芥6克、令服三剂,绪果仅服两剂即告痊愈,走访三次,十余年未再复发。


2,神经性头痛
治疗神经性头痛47例,其中病程长者达五年之久,短者九个月,均经多方治疗效果不甚明显,经服用芍药钓藤木耳汤均治愈。
例:李xx,男,34岁,于部,1967年春就诊,主诉头痛一年余,前六月时重时轻,尚能坚持工作,后因病重休息。头部持续性钝痛,昏胀明显,顶部有紧压感,晨轻暮重,尤其用脑时,或情绪波动时加重。入睡困难,有时早醒,全身困倦,精神萎靡,无呕恶。脑电图正常,经附近医院诊断为神衰弱、神经性头痛,予服竹叶石膏汤、四物汤加菊花、自芷、生石膏及归脾汤、小建中汤,均无明显疗效,后服芍药钓膝木耳汤,加柴胡14克,白芷6克,怀牛膝12克,六剂后痊愈。1981年偶遇该患,述及1967年头痛愈后,已14年未复发。
3,拔牙后引起的神经痛.
例:马xx,女,62岁。1975年就诊。二十天前,因龋齿拔牙两枚(左臼齿),次日左颜面肿胀,疼痛加重,五、六日后疼痛增剧,阵阵发作,局部仍有肿胀及灼热感。每因说话、饮水、吃饭而骤发疼痛,剧烈发作时,如刀割火烫,痛苦万状。近十日,每天肌注青链霉素,肿势消退,然剧痛丝毫未减。注射杜冷丁后,疼痛稍减片刻,旋即发作。其疼痛相当于三叉神经第2、3支的部位。症系局部损伤,气血阻滞,经脉失养而致孪急疼痛。始按牙痛治,与服清胃散、玉女煎等方剂,加清热解毒之银花、连翘,疼痛有加无已。后以濡养经脉、熄风止痛之芍药钩藤木耳汤加柴胡9克、麦冬12克、生石膏20克、怀牛膝12克,两剂后疼痛能以忍受,夜间可睡四小时。继服七剂,疼痛日渐减轻,言语、饮食无碍,十余日后痛止而愈。
4,面神经麻痹
治疗面神经麻痹5例,1例无效,4例痊愈。
例:张xx,男,35岁。颜面瘫疾,口眼向左歪斜,右眼不能完全闭合,右额皱纹消失,右侧鼻唇沟变浅,发笑不自然,舌右侧味觉不灵。患病七天,曾针灸数次无效.自述初因回家探亲,夜晚敞窗而卧。次日起床后患此症,初诊时,给予牵正散,效果不明显。遂即改服芍药钩藤木耳汤加柴胡10克,白附子5克,制川乌片3克,半月后痊愈。
5,坐骨神经痛
坐骨神经痛,病在筋脉,根在腰俞,不红不肿,疼痛难忍.不得其要,奈难治疗。曾治疗此病27例,除其中1例后确诊为股骨头缺血坏死,治疗无效外,其它均痊愈.26例中服药最多者36剂,疗程40余日,服药最少者9剂,疗程10余日。
例:燕xx,女,43岁。79年1月20日初诊。一年来,右下肢自腰骶经过臀部,向下至大腿后部、小腿后外侧至足部放射性疼痛.近三月来,疼痛阵作,日渐频繁,喜热畏寒,弯腰、喷嚏、咳嗽,甚至大小便时,常引起疼痛。脉象沉而略紧,舌质淡苔薄白.就诊前经某医院诊断为根性坐骨神痛,腰椎间盘脱出,口服、肌注维生素类和烟酸等药物,治疗半月,无明显效果。予服芍药钩藤木耳汤原方三剂。二诊,自述服药后疼痛减轻,仍反复发作,但间歇时间延长。继而原方加木瓜10克,柴胡10克,白芷9克又三剂。服后右患腿剧痛顿挫,仍发僵,脉象虽沉,但紧象变缓,再与上方四剂,药后休息一周,患肢已无疼痛及不适感.81年冬走访,无恙。
 6,多发性神经炎
例:魏xx,女,52岁,1971年就诊。主诉:于三月前患淋证(泌尿系感染),尿急,尿频、尿道刺痛.该矿卫生所予服西药呋喃西林.七天后.上述泌尿系症状基本消失.五、六日后,自觉手指、脚趾疼痛不止,难以忍受.尤其不能触动.触之则痛甚.后即感觉减弱。xx医院诊为“呋喃西林中毒性多发性神经炎”.经口服维生素B1、地巴唑、肌注维生素B12,近两周未见效果。近一月来,停止治疗,每日疼痛不休,时有阵发性剧痛,患者痛苦不堪,子女为之心急,遂来就诊。初诊予服“当归拈痛汤”,三剂无效。遂予芍药钩藤木耳汤加桑枝15克,乳香9克,嘱其服五剂。两剂后,疼痛顿减,手指脚趾触之亦不觉疼痛。五剂药服后,疼痛消失而告愈。
 7,癫痫小发作
例:赵xx,男,8岁。1975年工10月26日就诊。其父代诉:1973年秋患病至今已两年之久,自清晨起床至傍晚八时,连续不断地发出“呔”、“呔”声,其声可高可低,间隔有长有短。每于身闲无事时,则声音高昂,学习时则声音低沉。经北京xx医院诊断为癫痫小发作。治疗数月,未见疗效。开始余予服旋复代赭汤、半夏厚朴汤、丁香柿蒂汤等类化裁,未效.想到小儿患这种病多挟杂习惯性,类似“口吃”“眨眼”一类的毛病,恐难以药物治愈.无奈与服芍药钩藤木耳汤加琥珀5克(研末冲服)两剂。不料,服药后发作次数明显减少,其母信心很大,继服此方十余剂,症状逐日消失,至今未发。回顾治疗此症,实出余意料。


 
 8,癔病
例:刘xx,女,20岁,1970年8月13日就诊。其父伴随并代诉:自1969年春,心烦不安,不爱说话,性情日渐孤辟,喜怒无定,哭笑无常.生活兴趣减低,悲观厌世,自卑,失眠,心悸怕凉,饮食无定,时有轻度抽搐,意识清楚。切其脉象略数而无力,舌淡苔薄.各医院诊断为癔病,中西药治疗八个月,未见效果.有时半个月不服药,也能自行减轻,反反复复,总不见好。予服芍药钧藤木耳汤加百合24克,麦冬20克,炒枣仁15克,红枣6枚,服六剂。
8月21日二诊:自诉服药后,上述症状减轻大半,情绪稍有安定,夜间睡眠良好,显示出乐观表情。复以本方去郁李仁,百合加至30克,炒枣仁仍15克,麦冬减至15克,加骨龙15克,琥珀6克(研末冲服),再进六剂。
9月10日三诊:自诉服药后,情绪稳定,精神很好,厌世等悲观病状基本消失。即停服此方,嘱服归脾汤半月,以理心脾,养血安神,巩固疗效。78年8月24日其胞姊来看病时云,其妹之癔病痊愈后,至今已9年,健康如常。
 9,末稍血管痉挛(雷诺氏病)
例:任××,女,35岁。74年10月20日就诊,主诉:九个月来,手足尤其指端间歇疼痛,后六个月双足疼痛自行缓解,突出地表现为手指对称性疼痛,遇冷则皮色苍白,遇热则变为紫红,指尖部刺痛严重。遇冷热或情绪波动时,均可诱发疼痛。缓解后,麻木不仁。诊其脉略弦紧。初服当归四逆汤三剂,痛有所缓和,又服原方七剂,未见进一步疗效。改用芍药钩藤木耳汤,加川乌3克,没药9克、三剂后,疼痛基本消失。为巩固疗效,复继服六剂,隔日服一剂.服毕,痊愈。


 
【体会】
此类型疾病,虽系西医病名,表面看重在辨病,但在中医治疗时,必须强调辨证.此方此证的共性均属于阴亏津伤,肝燥筋急,经脉失养所致,其主证表现为疼痛或拘挛。为此,方剂组成,采取了具有养阴润燥,柔肝缓疼的药物。方中诸药注意配伍,互制互利.各药之间,滋润而不滞腻,疏通而不辛燥,养阴不显寒凉,通络不过分疏泄,总以酸甘化阴,生津润燥为主,以扶其正;疏肝化滞,祛风通络为辅,以祛其邪,而达通则不痛,缓以解急的目的。临床应用时,可根据所属经络.部位的不同稍事加减,取效甚捷。
相关内容

门纯德老中医运用小方治病的体

(31)当归散、白术散、当归芍药散:此三方是《金匮要略》中的妊娠病的三个方子,我常用于治疗妇科病:属于阴虚血热的用当归散,服散剂就可以把胎保住;假如脉象...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妙用吴茱萸汤

吴茱萸汤 《伤寒论》 【组成】 吴茱萸6g 人参9g 生姜18g 红枣4枚 【用法】 水煎服 【主治】 1. 胃中虚寒,食谷欲吐,或胃脘作痛,吞酸嘈杂。 2. 厥阴头痛,干呕吐涎沫。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