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患者心声 >

一个病人的心声

时间:2015-01-07 21:39 来源:未知 作者:一号编辑
         我叫牛平平,今年52岁。三年来有幸得到了门九章院长的救治和无微不至的关怀,门九章院长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们全家人一辈子都感激,一辈子都不能忘。
         2011年我被查出乳腺癌,并发生骨转移和胸壁转移,在山西省肿瘤医院治疗一年多无果,身体已经无法承受高强度的化疗和放疗,只能回家。“回家”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词了吧。每个人累了都有个家可以回,那是温暖、踏实和安全的避风港。可于我,那是医生对一个即将消逝的生命的无能为力,是全世界对我的放弃,是一个只能睁着眼睛无助地等待恐惧到来的囚笼。看着镜子里那个毫无血色、头发掉光、双颊凹陷、目光呆滞的女人,我不敢相信这还是曾经那个总是神采奕奕,能够为我的孩子筑起一个温馨的窝,能够为我的丈夫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我。在家里的每一天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萎缩:渐渐的不会走路,渐渐的不会大小便,渐渐的睡觉连翻身都做不到了......这个时候儿子刚刚大学毕业,女儿还在上高三,别人的孩子还在无忧无虑的生活做梦,还在为实现自己梦想打拼的时候,我的孩子却不得不努力的成熟,努力的懂事,努力的学者扛起所有的负担。七十多岁本该安享晚年,本该由我尽孝的父母却得为我伤心难过,没日没夜地伺候我、照顾我。最心酸的是我的丈夫,我的病让他辞掉了所有的工作,日夜寸步不离陪侍了我三年,让他瘦的连去商场都挑不到合适他的衣服的尺码,让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喝醉了趴在我的病床前哭泣......
        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门九章院长救了我,救了我们全家。活了半辈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大夫,这么平易近人、医德高尚。他是博士生导师啊,是我们这些普通农民一直仰望的人!还记得第一次去找门院长看病,因为这个病导致下肢瘫痪,胸椎被腐蚀,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像普通患者那样进医院排队看病。当在车里看到门院长亲自等在医院门口,等着给我把脉看病的时候,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,他拍着我的手对我说:“没事,能活!”除了哭和不住的点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,我只有一个想法:门大夫说我没事就一定没事了!门大夫说能活就一定能活着!门大夫会救活我们一家人!
        今年夏天我去医院做检查,门大夫考虑我的身体状况,为我提供了一切便利,不用挂号,不用排队,为我提供了病床,为我单独安排检查,知道我家庭经济贫困还特意为我们申报医院领导,为我们减免检查费用......当时我躺在医院的走廊忍不住哭了。我让孩子们给门大夫下了跪,因为真的没有办法表达我们一家人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了,真的找不到第二个这样高尚的好大夫了......
        就在两个月前我因为感冒引发严重的肺炎,再加上这个病,身体没有任何抵抗力,几乎垮掉,还是门大夫,居然亲自来我们家给我看病!来之前他甚至没有通知我们去接他一下就这么来了......门大夫是真正的少有的好大夫,他绝对当得起、称得上“救死扶伤、医德高尚”这几个字。在我心里他是真正值得敬重感念一辈子的人。
        门院长的医术和他的人格一样让人佩服。要知道我是被专业治疗肿瘤的医生宣布过死刑的人,这么严重的病,世界上都是个大难题吧。我们村的人都说我是个奇迹,是门院长创造了这个奇迹!三年了,几乎每个星期门院长都会针对我的状况给我换药调理,甚至为我安排了专家会诊,一如既往的支持,那是一种把病人的痛苦感同身受的伟大,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最珍贵的东西。在门院长的治疗下我恢复得不错,很多人看到我的面容甚至都不相信我是个病人。现在来我们家串门的邻居,我都会告诉他们门院长对我、对我们家的恩德,我也会告诉我的孩子,我和他们的爸爸这辈子都报答不完门院长对我们家的恩德,就让孩子们记住这份恩情,记住一辈子、感恩一辈子,将来让他们去报答。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大医精诚——记忆中的门九章老师

作者简历:李杰,男,2001-2006年就读于山西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系(医学学士),2006-2007年就读于上海中医药大学(医学硕士),2007-2012年就读于日本东京都东邦大学医学...